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庆阳  >  庆阳市

【陇上趣方言②】庆阳方言杂谈

 2020/07/16/ 11:12 来源:每日甘肃网-甘肃日报 刘志洲

【陇上趣方言②】

庆阳方言杂谈

庆阳 子午岭

  庆阳方言,也称“地方俚语”“叮楞话”,属中原官话秦陇片。虽说也归北方方言区,但庆阳位于甘肃省东部,长期以来,由于人文、历史、地理区域、人口来源等方面的差异,在语音、词汇、语法等方面,庆阳方言又有其独特的腔腔调调。

  文\刘志洲

  庆阳方言大致可分为南北两片,北片大致包括环县、华池、合水和庆城;南片大致包括镇原、宁县、正宁和西峰区。北片和南片在语音方面有明显差异,但词汇语法方面没有多大区别。从语言归属上来说,华池东南部南梁、林镇、紫坊畔、山庄等乡镇人口多为陕北移民,方言保留陕北话的特征,声调有入声;宁县南部塬区各乡镇、正宁除山河镇以外的各乡镇方言带有陕西关中片方言特征,区分前后鼻音。

  庆阳方言构词上很有特色,地域色彩浓厚,往往通过一些缀词,更形象地谈论事物的价值或刻画人物突出的特点,表达爱憎分明的感情。常见的有:“圪”头,如“圪摇(摇动)”“圪拧(扭动)”“圪嘣(拟声词,咬碎东西的声音)”等;“子”尾,如“剪子”“钻子”“一揽子”等;人物词缀“货、客、皮、精、鬼、神、二、三”等,如“啬皮(吝啬鬼)”“戳事精(搬弄是非的人)” “二杆子(言行比较莽撞的人)”“谝三(言语夸大其词的人)”等。

  庆阳方言还习惯用重叠式词语,听起来幽默、滑稽而生动。AA式,往往表示小称和爱称,如“蛋蛋”“手手”“水水”“撮撮(撮箕)”“夹夹(小纸夹)”等;ABB式,如“纸箱箱”“细面面”“糖纸纸”等。AAB式,如“糊糊面”“苦苦菜(苦苣)”“叉叉裤(开裆裤)”;ABCC式,如“刷牙缸缸(刷牙缸)”“脑勺把把(后脑勺)”等。

  庆阳方言比喻性强,语词非常丰富,富有哲理,就像养育着他们的黄土地一样,是那样厚实、纯朴,趣味浓醇。如“傍间”,有两层意思:一是形容差不多了。“已经吃了两碗干米饭,傍间了!”二是提醒别人注意,不要做过头事、说过头话。“你傍间着,不要欺人太甚了!”又如“先后”,妯娌的意思,就是一前一后娶进门的;一家两个女儿被两个男子分别娶了,这两个男子之间的关系就叫“挑担”,让人感到其中还包含着神圣责任。

  庆阳方言中,有不少都体现了当地人大方、肯定、底气足,丝毫没有自卑感的做事风格。如“麻利”“可里马嚓”,形容行动迅速、干练、不拖泥带水。“张家的媳妇人麻利着呢!”“可里马嚓收拾好走了!”如“争得很”,指办事泼辣、干劲充沛或凶猛。“这娃争得很,一担能担一百五。”再如“料片子”“烧料子”“撂得很”,多用来讽刺那些华而不实,举止轻浮的人。“张家外娃撂得很,连鞍子都匹不住。”

  庆阳方言中保存了大量古代、近代汉语词语,诙谐又风趣。如“咥(dié)”,吃的意思。“这顿饭可口,我咥了个美”,《易经·履卦》:“履虎尾,不咥人。”其实这个“咥”,还有另外两种意思:一种是当诬赖、反咬一口的意思讲。比如:并未有欠账之事,但一人咬定另一人借钱不还,被诬赖的人说:“你怎么咥人呢?”另一种是把用不正当手段侵占的财物叫“咥下人的”。如“谝(piǎn)”,聊天或言语夸大的意思,比如说“谝干传(指聊天)”。《说文·言部》:“谝,巧言也。”关汉卿《陈母教子》第二折:“我劝这世上人,休把这口忒谝过了。”如“倨”,傲慢无礼的意思。比如说“你不要倨”。《说文·人部》:“倨,不逊也。”《史记·苏秦列传》:“苏秦笑谓其嫂曰:‘何前倨而后恭也?’”又如“赍发(jīfa)”,打发、送走的意思。比如“赍发女子(出嫁女儿)”“赍发娃娃上学去了”。《水浒传》第二回:“这柳世权却和东京城里金梁桥下开生药铺的董将士是亲戚,写了一封书札,收拾些人事盘缠,赍发高俅回东京,投奔董将士家过活。”再如“勒啃”,勒索、逼迫的意思。“你提条件我都答应了,你还勒啃人!”《金瓶梅词话》第三回:“今年觉得好生不济,不想又撞着闰月,趁着两日倒闲,要做又被那裁缝勒啃,只推生活忙又不肯来做,老身说不得苦也。”

  庆阳方言还与农事谚语、歇后语等结合起来,蕴含着丰富的教育经验和为人处世之道。如农事谚语“前晌惊了蛰,后晌拿犁别(耕)”“毛杏塞鼻子,收拾种糜子”等;如歇后语“牛犊子拉车——乱套”“格格核桃——砸得吃”等;还有“棒槌钻牛皮,虽慢窟窿大”“独牛难套,独子难教”“有福不可重受,油饼子不可夹肉”“莫学麻雀嘴,要学蚂蚁腿”等。

  庆阳方言中还有很多有趣的词汇,有的只用一个字或者三言两语,就能表示人或事物的动作、行为、性质、状态,生动形象,有画龙点睛之效。如:女子活泼叫“猴”、皮肤光滑叫“绵”、爱出风头叫“捎轻”、干啥都厉害叫“争得很”、做丑事叫“变驴”、衣冠不整叫“散活倒敞”、行为莽撞叫“冒日鬼”、撒谎说假话叫“编白撂谎”、满面怒容叫“躁眉什眼”、间或偶尔叫“十里五里”、似醒非醒的样子叫“睡梦颠盹”、形容办事不稳或走路不稳叫“前点哩后闪哩”等。

  庆阳方言经历了千百年的演变和沉淀,已经成长为民俗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,与当地富有特色的黄土文化融为一体,展现了庆阳深厚的文化历史。

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凡注有“每日甘肃网讯”或电头为“每日甘肃网讯[XXX报]”的稿件,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每日甘肃网”,并保留“每日甘肃网”电头。

2、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